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半夜写东西,就要勇敢面对乱七八糟的逻辑,以及想不出的题目

【高渐离x周瑜  注意  注意  注意】

【这个cp我之前也没见过,不吃没问题,不要问我小乔怎么办……荆轲怎么办也不要问。】

【如有眼熟的地方,就是我的锅,大胆甩给我】

【自家狄大人要的粮和安利原件,但是我不会艾特,就算了】

风吹荷,鱼戏莲。周瑜端着茶盏,轻轻一吹,就有淡淡的茶香散开。阳光洒在木地板上,划开一条黑白分明的界限,匿在阴影中的赤色大衣,犹如不动声色的火焰。

“公瑾!!!”

喧哗。周瑜瞥了眼老远就开始跟他打招呼的人,在心中又重复了一遍那个下了很多次的定论。

奈何高渐离不管这么多。

几步窜到周瑜身边,他欣喜地上下打量着:“什么时候到的,都不和我说一声。这回批了几天的假?”

“一个月。”周瑜轻描淡写:“前线不吃紧,上头念我还有些贡献,特批久了些。”

“倒是你,又来做什么。”他一把抓住已经开始玩他头发的高渐离,强行塞到一边。

“怎么,公瑾你还不想见我了?”被抓住的高渐离也不反抗,笑嘻嘻地乖乖撒手:“我什么事也没有,我想公瑾了,我就要来打个滚儿——”

说着,他还真把琴一放,在地上滚了两圈。

高渐离撒泼,周瑜早已司空见惯,也由他闹:“阿离,你几岁了?”

高渐离:“三岁啦——”

“那三岁的阿离够不够得着茶杯?”

“够得着。”还躺着的高渐离悄悄抬起手,抓住周瑜手腕就是一拽,看着周瑜猝不及防倒在他身上,满意地揽住他的腰:“还拉得动公瑾哥哥。”

周瑜气不打一处来:“胡闹!”

一个弹琴的,哪来那么大手劲。

瞥了眼周瑜愠怒的神色,高渐离不仅不怕,还很不要脸地蹭蹭他的脸颊:“是不是奇怪我手劲大?我生气起来还敢拿琴砸人,公瑾你可没见过。”

“现在啊,三岁的阿离抱着公瑾摔倒了,要亲亲公瑾才让公瑾起来——”卡着周瑜不让他起身,高渐离笑得肆无忌惮:“公瑾,你依不依呀?”

依你个菩萨吕祖郭大仙儿。沉默了几秒,周瑜还是安分地趴了回去:“一下,不许多。”

“好,就一下。”笑着凑上前,高渐离轻轻舔了舔周瑜的嘴唇,看他自觉张开嘴,又小心翼翼地探入。

他实在很喜欢现在周瑜的模样。垂着眼,睫毛微微颤抖,脸上没有平日的骄傲神色,如盘在主人怀中,收起毒牙的蛇。

但还是要点到即止。感觉到周瑜推了推自己,高渐离再不舍也得松开这人。看着周瑜平静地拍拍衣服,他也跟着爬了起来,坐在那人对面。

“公瑾还真是坐怀不乱。”

淡淡地看了高渐离一眼,周瑜端起茶,抿了一口:“那便是吧。”

哪有什么坐怀不乱。

周瑜无意中听过高渐离哼的一支调子,词曲大多模糊不清,只剩一句“无非看谁成茧”,听得他惊心动魄。

他最怕有朝一日,困于自己织的网,缚于自己作的茧。

哪怕只能看着细密的情丝划破他的皮肤,割开他的骨肉,渗出看不见的血。

评论(6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