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

神速爬坑,随缘产粮,一切都看心情,忙着备考,忙着吸网中人和方思明

沉迷布袋戏,我也想和道友们玩

楚留香的号,金戈铁马暗香晓山青,载酒同游云梦蚁裳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

关于楚留香“渣男”

如题,有不同意见评论见?

每次做奇遇或者看剧情选项,偶尔世界频道刷一刷,对楚留香评价基本上是渣男…………古龙本命的我,蓝瘦(。)

其实游戏里的楚留香在男女关系上已经比原著简单不知道多少,只保留了苏蓉蓉和张洁洁这两个比较独特的(而且楚留香对张洁洁是真爱没错,游戏剧情铺垫很仓促看不出来,其实他俩专门谈了一本书的恋爱,路指桃花传奇)确实是苏蓉蓉这个人设容易引起大家同情和喜欢没错啦,但是张洁洁和麻衣魔改太多,其实她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而且在楚留香系列里非常有特色,就个人而言不是很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喷她……不喜欢人设的就算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

我对clx最不满意的一点可能就是它毁了很多人(只听过没看过或者压根没听过人心中楚留香的形象,或者说错误的解读角度(。)武侠通常是男性向的,有后宫倾向(或者光明正大的后宫)还是挺正常的,乙女不也这样,就对调了一下性别而已(路指橙光和各大乙女游戏and小说)(当然二者都不是所有的作品都这样)本质就是为了一个爽(。)

古龙塑造的江湖和世道大约是荒诞和现实居多,真正着力描写的美好全在楚留香这样的“人”身上,而且美好得几乎不真实,所以李寻欢,沈浪,王怜花,楚留香,胡铁花,陆小凤,西门吹雪等等等等,不止在我们,在书中他们也是传奇,是神话,是一个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符号。不过哪个这样的角色在古龙笔下都多多少少有“多情”的风格,明显和不明显而已。有些人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比如沈浪和朱七七,还有些没有归宿的,就比如楚留香。

一样的是,书中的他们,多情不会让人嫌恶。至于为什么,因为古龙有一个概念——他们不属于谁,他们是大家的,是这个江湖的,非要扯定位,“大众情人”,这是古龙自己下的定义。

可能是他自己也说不清吧,就像原随云和枯梅,他们可能有什么,也可能只是合作,我们只能猜测,毕竟古龙也在猜测。

至于为什么书中那么多女孩子明知道楚留香不会留在自己身边,仍然会不管不顾的爱他呢?可能是因为楚留香也爱他们。古龙很向往一种博大的爱吧,所以楚留香爱漂亮的女孩,也爱平凡的女子,爱江湖的豪杰,也爱街边地头的凡人,爱他的朋友们,也爱他的敌人。所以女孩子爱他,豪杰成了他的朋友,普通人歌颂他的事迹,他的朋友为他不计死生,他的敌人对他奉上所有的重视和尊重,因为他也对他们这样。

所以那么多人统一口径说他渣我不乐意。渣是什么,是假装付出自己的爱,让别人回以真心,又只把这样沉重的仪式当做游戏来玩。楚留香不渣,可以不喜欢他的多情,可以不喜欢他的作为和性格,可以不喜欢他这样“中央空调”的爱人方式,但他确实是真心的,他明白每接触一个女孩,每交一个朋友,在获得的同时会背负什么,他在很认真的回应他们。

就算是在游戏这样大改的剧情和人设之下,他对苏蓉蓉和张洁洁的态度也从来没有“玩玩”的意思,这种出发点很重要。

而且说穿了,他只是一个艺术形象,背景跟我们天差地别,就别对这种太计较吧——我们又不能娶三妻四妾。把自己沉入背景去看应该比较好(此处只指原著,游戏剧情节奏太快确实没什么可以沉的,没有比较性)

他最值得人爱的,还是他的潇洒,自由,乐观和勇敢。以及他身处的那个诡秘多变,又令人神往的江湖。

以上,只是我一个很喜欢古龙和楚留香系列的人的自我逼逼,纯粹个人角度和带着粉丝滤镜,不是diss非原著党请不要多虑,如果哪位朋友觉得我瞎矫情或者发神经,对你们说的都对,慢走不送

极致潦草,字也跟着潦草,总之很开心

暗香男人们的围炉夜话

什么有关暗香的cp都可以有
顺便k布袋戏的道友和玩楚留香的朋友,我可能会很忙没空小窗,但是我们可以空间见嘛(x

——————

人称暗香兰花圃的男弟子寝室,一群大男人掩好门窗,点上小火炉,抓了瓜子,围成一圈扯皮。

主要还是那个莫名其妙的“看到脸就要以身相许”被发现了。

一定是天机阁的阴谋。

大师兄磕着瓜子:“今天都有哪些人来了?”

二师兄面无表情,也拒绝了四师弟分给他的零食:“谁知道,各大门派都来了人。”

“来呗,真正能被看到脸的也没几个,易居不就是拿来糊弄他们的吗。”大师兄乐呵呵:“说起来三师弟好像是被个云梦的姑娘看到了真容,怎么样,来找你没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?!”

四师弟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咱们……咳,她说过阵子就带我回去见爹娘。”

众人把他踹去了一边。

大师兄心情复杂地继续磕瓜子,越吃越觉得是狗粮味的:“之前搭救过我的那个华山弟子倒是来了。”

对此略有耳闻的三师兄接茬:“你那趟带了易容吧,他没看出来?”

“没有,来了之后对着我半天说不出话,酝酿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他不懂暗香的规矩很对不住,但是他喜欢女人,我要找人负责的话他师妹就很喜欢我。”

一群人乐了:“实心眼棒槌。”

“他问你的时候真的不顺溜?”二师兄确认了一遍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悠着点,他立场没自己想的那么坚定。”二师兄提醒他:“秃驴对着我也是结巴的。”

众人大惊:“那个和尚也找你来了?!!”

四师弟犹疑地问:“不该啊,他不是把你当成女弟子了吗,怎么会看你脸?”

“你想想师姐师妹们都穿什么样,秃驴敢低头?”二师兄凉凉地刺回去。

“……”

完全没法反驳,阿弥陀佛。

“好像没事的只有三师弟和五师弟了。”大师兄砸吧嘴。

三师兄不自然地摸摸脸:“……其实之前让一个武当的道士撞见过。”

一看众人陡然怪异起来的目光,他立刻申辩:“也是易容!”

“哦,道士也是出家人,不能随意成婚吧,他怎么说?”二师兄颇为感兴趣地搓着下巴。

“他说萧掌门是不反对的,但我若是不愿意,他也不强求……”说到最后三师兄梗了一下:“不管怎么样他都养我一辈子。”

“靠。”

其他人心情复杂,一是为兄弟难以言明的前途,二是武当承诺的包养,太有诱惑力了。

四师弟拍了拍他的肩:“要不你……顺水推舟?也,也不吃亏嘛哈哈哈……”

木着脸,三师兄没有回答,八成是内心还在波涛汹涌。

“那什么……”一直没有出声的五师弟弱弱地举起手。

他入门最晚,年纪小,师姐们疼他,几个师兄也对他很照顾,立刻有人注意到他的蚊子叫:“怎么了?”

五师弟咩咩地问:“师姐妹们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大师兄没有领悟精神。

“就是,那个……”五师弟继续扭扭捏捏:“他们都看过我们的脸……”

四个师兄面面相觑,不知道谁先没忍住,众人笑成一团,剩一个不知所措的五师弟。

脸上还带着笑意的二师兄摸摸他的脑袋:“师姐师妹们看的可多了去了,还记得咱们每天沐浴的时候吗?”

“记得,就是在小溪的大石头左边……”

“对,左边。”二师兄没绷住,又笑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没注意过,右边就是师姐师妹们啊?”

懵懂的五师弟瞪着懵懂的眼睛蒙圈。

“也就是说,”勉强摁住自己的四师兄接过喘不上气的二师兄的话头:“站的稍微远点,他们就能看到我们,我们就能看到他们——早习惯了!”

“所以师姐师妹们都不算啦!”前仰后合的大师兄最后总结。

可怜的五师弟知道暗香男女弟子之间没有那么分明,却没想到私底下已经开放到这个地步,小脑瓜子只是粗粗过了一遍那个场景,就已经糊了。

才被拍过的三师兄一模一样地拍拍五师弟:“太纯洁了你。”

嗷了一声,五师弟迅速滚回自己被窝蒙上脸,只露出通红的耳朵。

什么啊,这个门派都是怎么回事啊。他不无绝望地想。

老谈新偶我觉得挺帅的,于是摸个旧版(?)

最近看见太太在做的问卷就跟个风

结果拿手机贴不上图(只是技术差)于是愤而自己拼了长图(试图证明没有盗表格)(还有画了三个小的不甘心)

纯手绘和0滤镜的低质量机拍图,而且设定必然错漏百出……权当是为了加热度(背锅)

自己做着玩的,希望不会被道友们吐槽

你们在只会打call的我心中,都是老神仙,很厉害的那种(?

意義不明x1

【荒天】

【其實我不用繁體但別人的手機要將就一下】

【挺早前寫給專屬的東西,還是堆著吧】

下雨了。

大天狗其實不喜歡這種天氣。再大的傘也不能遮全他的翅膀,總有多餘的水分滴落,凝在羽間,再慢慢滲到絨毛裡。

不影響他的飛行,但總覺得沉重,還有溫熱絨毛浸了水的冰冷。

荒川之主倒是自在很多。他于夏天總是又愛又恨的,一半是熱辣的艷陽讓他總有自己快烤乾的錯覺,一半是暴雨到來,給上流注入大量的水源。

足以讓他欣賞荒川的暴怒。

可惜這樣的日子是不多的,還得看看運氣。真正遇到许久不下雨的時候,荒川之主還得調動自己的力量去維持荒川不至於斷流。

兩個妖怪還是有些共識——陰天再好不過。有風,也沒有太陽,足夠涼爽。

大天狗也不喜歡日光,沒有原因,就是不喜歡。

可能一部分是因為荒川之主。

荒川之主從來不介意有多少水澆在自己身上,但他在雨天出門,還是會老老實實撐開傘。沒有理由,他樂意。

可能一部分是因為大天狗。

他們撐一把傘的次數屈指可數,但總印象深刻,也比想象的要愉快。聽著水珠敲打傘面,傘邊勾出一片還算安寧的保護區,腳下的木橋在荒川咆哮的水流中搖晃不定,隱約還能看見翻湧的浪花間躍起數不清的透藍小魚————那是因荒川之主妖力而充盈的活水,稱之游魚也不為過。大天狗總是不說話,團扇貼著腰側,一絲不苟的站姿。

可以猜測他在回憶第一次在這座橋上看到荒川之主的時候。那次他沒有撐傘,渾身透濕,也許是有些狼狽的。呆呆在橋上看著荒川許久,一回頭,有個水藍色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後。

出於不知名的原因突然憤怒起來,大天狗拍打著濕透的翅膀猛然衝向空中。荒川之主也沒有阻止,只是抬起頭,看著他揚起團扇,狂風把雲層攪得层层叠叠,宛如末日。

那一場暴風雨仍讓不少人記憶猶新。

可能对自己的任性抱有一点点歉意,但又不肯低下头去道歉,大天狗总会在有月亮的晚上来到荒川。

月色下的荒川很安静,水流声也是细润的,还有夜间凝结的露水落进去的微小声响。

不会走到桥上,大天狗只会坐在岸边树木中,视野最开阔的,面相河水的树枝上。

收拢翅膀,将笛子抵在嘴边,他自顾自撒下一串袅袅的笛音。

笛音一響起,橋上就會出現一個人影。霧氣朦朧,月光只能勾出一個朦朧的剪影。

等到大天狗再次飛到空中時,水汽已經把他的狩衣浸得濕潤,有些沉重。而橋上的影子也不見了,只剩荒川還在靜靜流淌,讓人心安的平靜。

长安忆

【兰陵王x李白】

【好久不见,我总算写了点东西】

【其实感觉文题没什么关联,题目是我写这篇的bgm】

【我是一条大————咸鱼】





“长安是很好的地方。”李白点评。马车前的良驹温驯地打了个响鼻,马蹄在路面上踩出节律的闷响。

高长恭已经习惯了他出行前的这声感叹:“你每次都这么说。”

“不是吗?”李白反问,端详着小桌上的酒盏,看着透明的涟漪一晃一晃地擦过杯边:“我以为你喜欢那里。”

“喜欢。”顿了顿,兰陵王还是问了一句:“那为什么,经常拉着我出来?”

“还要早许多年,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,大唐上下几乎被我逛了个遍。带你去的地方,我也曾经到过。”悠然端起酒杯抿一口,李白抬眼,眉目间是带着怀念的感慨:“但那会总觉得缺一个人,应该站在我边上的。”

“还是有遗憾的意思。”他突然又笑起来:“现在不就能拖着你了吗,在你彻底厌我了之前,好说歹说也要拉着你多转几圈。”

“不会厌。”

像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,剑仙轻笑着,撩起帘子,毫不掩饰地转移话题:

“果真是好时候。”

山林飞翠,林涛一起如同即将滴出绿色的潮涌,偶尔一片嫩叶跌入水中,被潺潺溪水捧着,温柔的起伏。

风像是从天地透彻的地方吹来,带着淡淡的芬芳穿过帘子,微微摆动窗前人素白的衣襟。

高长恭看得出来他很高兴,可能觉得车轮碾过土地,都能带起一阵清香。他凑上前,在李白回头看他的时候轻轻吻上去:“去哪?”

“杭州吧,上次去了塞上,我记得那会还下着雪。”闭上眼睛,李白喃喃自语:“本想带你回巴蜀看看,但蜀道哪是人走的东西……找罪受。”

高长恭没来由地想起,他们上次旅途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,路过一个小村子。

算不上富裕,但也不是什么贫瘠的地方。薄薄的雪盖在屋顶上,白色错落有致,把小屋衬出几分敦实温暖。

也意外地引来了一群路过的流寇。

看见李白皱起眉头,高长恭就知道他要干什么:

“要人作陪吗?”

“不必,杂鱼而已。”

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。兰陵王安静地站在墙角,看着惊魂未定的村民和剑仙道谢。

熟练地分开人群,李白窜到高长恭身边,半真半假地抱怨:

“早知道这么麻烦,我肯定是要赶紧跑的……”

对这句话的真实性不置可否,也没有多说什么话。等到车子走得看不见小村,高长恭突然开口:

“你刚才为什么放过那群流寇?”

“他们也是日子难过才落草的可怜人,不是什么罪人,不至于要了性命。”李白说的轻描淡写。

“他们没有在村子抢到东西,也可能在饿死在路边。”

“或者他们半途又回去,出于报复,又抢劫了村子,没有饿死,但村民还是损失了财物,甚至更多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太白,你想救谁?”撑着头,兰陵王看向青莲剑仙,还是淡淡的口气,质疑的话,没有质疑的意思。

“……我谁也救不了。”沉默了一会,李白开口,不紧不慢,甚至没有什么波澜。窗外的白雪皑皑,只有他眼睛是青翠的绿意:

“只是在救自己。”

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轻轻瞟了他一眼,自顾自斟上酒:“我们的答案不会一样,还有很多事情要你自己琢磨。”

把酒送到嘴边,但只是一口,就放回托盘上。李白抬起头,脸上表情微妙:

“凉了……”

眼前晃动的手影把他惊醒。

青莲剑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小舟的另一头挪到自己面前,脸上带着顽童般的神色:

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想你。”捉住那只晃个不停的手,凑到嘴边亲了亲,高长恭顺手一拉,就被李白扑了个满怀。

“就在面前,有什么好想的。”

天气早过了暖人的时候,甚至有丝丝的暑气在酝酿,但坐久了,西子湖上依旧有些沁人的凉意。在高长恭一再坚持下,李白额外披了件外衣才上的船。这会素洁的衣角随意拢在船底,皱褶下隐约有燕子在湿雨细乳中衔泥飞过。

“不是怕被人看吗?”嘴上这么说,李白环着高长恭的腰,靠在他胸口。

“不怕。”睨了眼四周过人头的荷花,他又把人抱紧了些。

此行此景,只是误入藕花深处。

远处有细细的笛声。

安静地听了一会,李白伏在高长恭身上,喃喃自语:

“吹的不错……”

“可知曲名?”

“离别的歌,不需要名字。”

他们又静静听了下去。曲子哀怨,悲戚,不舍,像要拉住离去的身影,袅袅地在荷叶下穿行,被银鱼衔到船边。

“长恭,我突然有些想我的院子。”先开口的还是李白:“白花从花树上落下,贩酒的酒家,耗子最爱吃的那家糖葫芦,还有好多……”

“你可以说我多愁善感,但我确实,想长安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理解他一般,高长恭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:

“长安是一个好地方。”

一个估计没什么人想来的点文

好像每个太太都是白粉或者千分点文,我偏不,作死说过五十粉就开点文。

然后我就惊了。还以为还能活好久的。

自己作的死,跪着也要把逼装完。

说好的五十粉就点文,大义赴死,感谢大家的爱,虽然围观我的人不多吧,但是!我会爱你们的!

不说多,点文,想看什么就告诉我!我看有灵感就选一个写!除了tag里的cp想看其他的或者清水无cp我也可以试试!ps,我写过的不会拆逆…………感觉自己好随便。

当然如果愿意带梗来我会更爱你们的…………【悄咪咪】

骊歌

【信邦】

【龙之歌DLC】【这一行还有题目都是我瞎扯的】

【龙信,狐白,还有经典刘邦x】

【久违的不走脑日常】

【想不出题目,有填个龙的天堂与地狱之类的,冲动】【别想,那太败坏我的形象了】

【蜩十在费尽心思让他的文看起来比较正经,我觉得我得背锅】【直到我写完这篇,他还没有写出来】

【然而写段子的还是我,此处没有什么阴谋】


龙宫在海底,没有韩信带路,刘邦哪里都去不成。于是没事就去逗那条白龙,再和他打一架,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消遣方式。

说是打架也不对,白龙只靠体型就能把刘邦摁在地上,别说被摁着的,韩信自己也觉得没意思。

于是打的方式就微妙地改了改,路过的鲛人从窗口瞥见在地上滚成一大团的一人一龙,只觉得辣眼睛。人类果然是邪恶的生物,还能带着白龙一起掉回三岁。

确实很幼稚,如同小朋友之间的玩闹,但是无聊的君主和无聊很多年的白龙乐此不疲。

“韩信,我问你两个问题。”跟龙身缠成一团的刘邦仰躺着,神情严肃。

把人裹成一个粽子的韩信脑袋搁在地上打了一个哈欠,露出一排尖牙:“说。”

“你身子,打结没有。”

“……没有!哪有那么容易!”抬起尾巴抽了下刘邦的头,韩信用比牛铃铛还大的眼睛鄙视他的低智商问题。

“那就把老子放开啊我靠!真当我勒不死的!”粽子馅儿奋力挣扎,语言加行动让白色的粽叶兼粽绳滚蛋。

冷漠地放开他,韩信趴回地上:“第二个。”

“饿了没?”

“没。”

“神仙,龙王,你不吃东西,我这个凡夫俗子得吃。”活动活动发麻的手臂,刘邦两腿一伸:“有没有吃的,你不能把我越养越瘦吧。”

“自己去找。”韩信心不在焉,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
“我一个人怎么去。”刘邦愤愤地抓着龙脑袋来回摇晃:“起来,我要骑龙!”

白龙略略抬了抬眼皮:“叫声好听的。”

“阿信,信哥哥。”本来就是随口一闹,没料到竟然有戏。为了吃的,为了免费脚力,刘邦花了一秒说服自己认怂:“我饿了,想骑龙去找吃的。”

伸伸懒腰,懒洋洋的白龙终于站了起来。刘邦拽着龙角,翻身坐在韩信后颈上,看着白龙猛然一跃,冲出宫殿,留下空气中几丝氤氲的水汽。

在附近搜刮了一番,竟然还找到不少刘邦爱吃的海鲜。回到龙宫,他又趁韩信不注意溜进仓库一阵倒腾,在愤怒的白龙把他叼出来之前,还真让他找到了祭祀给龙的各类镶金镀银的厨具。

磨着韩信燃了簇火,刘邦把接了水的锅子架上,一脸感慨:“还真的连锅都敢用来祭祀,民风淳朴,十分有勇气,我都没用过这么高端的东西。”

首次围观人类做饭的白龙甩甩尾巴:“比起这个,会做饭的君主更加让我感到惊讶。还是说我太小瞧人类了?”

“虽然很想顺着说个是,但老忽悠你不大好。”简单清洗后,刘邦把盆中文蛤倒进锅里:“我是打下来的江山,之前还是没钱没权的小人物,不会做饭怎么活,你肯定不会懂的。”

“还有,我说过的。”他又眨眨眼:“我是个好人。”

好人怎么会被扔进海里喂鱼。翻个白眼,韩信盯着已经开了口的文蛤,等着开饭。

填了肚子的两个又躺在一起。眯着眼,刘邦胡噜一把白龙脊背上的柔软鬃毛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……”

“你想走了?”

“应该回去看看……国不可一日无君,再拖下去子房也撑不住。”

“……不是因为讨厌我?”

“原来是怕你真吃了我,至于现在,我还挺喜欢你的。怎么样,要不要跟我回去?”

白龙睁开眼,长长的睫毛跟着抖了抖。面前的人类说着调笑的话语,神色却似认真考虑着这件事。他突然想起把刘邦带回来那天,解下冠冕,浸了水的头发一绺一绺安分地贴在额上,有那么点不同往日的娴静乖巧。

“再说吧。”总会有两全的办法。韩信转开头,不去看刘邦:“等到你的人来找你,我亲自送你上岸。”

人不是那么好等的,刘邦韩信依然在海底悠闲过日子。

韩信还带着刘邦拜访了人间传闻中的青丘,去看那只千年的狐狸。狐狸看着老朋友竟带着一个人从海里冒出来,先是惊讶,末了拍着腿大笑起来。

看着笑得不能自已的狐狸,刘邦悄悄趴在韩信耳边:“你朋友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?”

知道狐狸在笑什么的韩信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,最后一歪头把人甩上岸:“他只是今天没喝酒。”

轻车熟路地落地,刘邦抬头看着白龙:“你不怕我跑吗?”

总算消停的狐狸笑眯眯地举手:“那我会负责把你抓回来。”

再一指韩信:“然后他会收拾你。”

老狐狸,大大的狡猾。刘邦痛心疾首地接过狐狸给的果子啃了一口。

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刘邦,狐狸用胳膊肘戳了戳白龙脑袋:“你认真的?”

“认真的。”

“我听说过他,双面君主,评价褒贬不一。说不准,他现在就在骗你。”

“……那就算我栽了。不要担心,就算栽了,我也比你这只没名字的狐狸过得好。”

“你该学学怎么聊天,真的。而且我有名字,李白,用得少不代表没有,懂不懂。”

白龙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表示他懂。

“还有,”李白总算分了点眼神给泡在水里的老朋友:“你还不上岸吗?”

哼了一声,韩信无意识地用尾巴拍着水面:“不上,我不想化形。”

“那你就继续抱着这种心思蹲在海里吧。”睨了眼回头看向他们的刘邦,李白意思不言而喻:“迟早要完。”

刘邦回头就看见狐狸和白龙蹲在岸边交头接耳,顿时觉得有什么很可怕的阴谋在酝酿,特别是狐狸意味深长地看他那眼神,看的他眼皮跳个不停。

还是韩信好,老狐狸真可怕。

拍拍裤子,刘邦习惯性往白龙大脸上一趴:“你不上岸,狐狸也不带我在青丘转转,妖精都那么无聊吗。”

“我以前无聊了,就看他在海里蹦。”李白英勇地揭韩信老底:“蹦的特别高,还能蹦出花来,什么傻样都有。”

“狐狸你皮痒了是吧!”韩信怒不可遏:“那会谁喝醉了就抱着我尾巴不撒手的?”

“不听,反正不是我。”李白面无表情。

刘邦迅速抓住重点:“什么?韩信你还能在海里蹦哒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能飞能跳的,跟传说不大一样。你到底是化成的龙还是生来就是龙?”

李白磕着瓜子:“我一直以为人类把所有龙都归为鲤鱼跳龙门变的,你怎么不考虑考虑他以前是不是鱼?”

“…………”刘邦好像想到什么,大惊失色:“咸水的鲤鱼?!”

他和李白都被扔了出去。

韩信觉得自己翻白眼的次数成倍增涨:“我该庆幸一下你们没有简略成咸鱼。而且我本来就是龙,根正苗红龙蛋里孵出来的,狐狸你借题发挥个什么劲,太久不打以为自己很厉害了?”

“不用以为,我就是厉害。”

“青丘的脸皮都贴你脸上了吧。”白龙一脸不屑:“看好你家的小狐狸,某人看着准备拐两只走。”

李白回头,正好看见刘邦笑眯眯地问小狐狸你要不要跟哥哥回去,果断拔剑冲过去:“哎你个人贩子想干什么!放开那群傻崽子冲我来!”

“明明是狐狸贩子。”韩信摇摇头:“那边的,回来,该走了。”

气哼哼的李白拖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刘邦,扔到韩信面前:“走走走,快走,不要祸害我们珍贵的后代。”

好凶啊,这狐狸怎么那么护短。郁闷地爬到白龙后颈上,刘邦双手环着它的脖子悄悄蹭了蹭。韩信假装不知道,腿一蹬,反身破浪入海。

一切尽收眼底的李白抱起脚边的绒球,面无表情地捂着脸。

啊,辣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