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意義不明x1

【荒天】

【其實我不用繁體但別人的手機要將就一下】

【挺早前寫給專屬的東西,還是堆著吧】

下雨了。

大天狗其實不喜歡這種天氣。再大的傘也不能遮全他的翅膀,總有多餘的水分滴落,凝在羽間,再慢慢滲到絨毛裡。

不影響他的飛行,但總覺得沉重,還有溫熱絨毛浸了水的冰冷。

荒川之主倒是自在很多。他于夏天總是又愛又恨的,一半是熱辣的艷陽讓他總有自己快烤乾的錯覺,一半是暴雨到來,給上流注入大量的水源。

足以讓他欣賞荒川的暴怒。

可惜這樣的日子是不多的,還得看看運氣。真正遇到许久不下雨的時候,荒川之主還得調動自己的力量去維持荒川不至於斷流。

兩個妖怪還是有些共識——陰天再好不過。有風,也沒有太陽,足夠涼爽。

大天狗也不喜歡日光,沒有原因,就是不喜歡。

可能一部分是因為荒川之主。

荒川之主從來不介意有多少水澆在自己身上,但他在雨天出門,還是會老老實實撐開傘。沒有理由,他樂意。

可能一部分是因為大天狗。

他們撐一把傘的次數屈指可數,但總印象深刻,也比想象的要愉快。聽著水珠敲打傘面,傘邊勾出一片還算安寧的保護區,腳下的木橋在荒川咆哮的水流中搖晃不定,隱約還能看見翻湧的浪花間躍起數不清的透藍小魚————那是因荒川之主妖力而充盈的活水,稱之游魚也不為過。大天狗總是不說話,團扇貼著腰側,一絲不苟的站姿。

可以猜測他在回憶第一次在這座橋上看到荒川之主的時候。那次他沒有撐傘,渾身透濕,也許是有些狼狽的。呆呆在橋上看著荒川許久,一回頭,有個水藍色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後。

出於不知名的原因突然憤怒起來,大天狗拍打著濕透的翅膀猛然衝向空中。荒川之主也沒有阻止,只是抬起頭,看著他揚起團扇,狂風把雲層攪得层层叠叠,宛如末日。

那一場暴風雨仍讓不少人記憶猶新。

可能对自己的任性抱有一点点歉意,但又不肯低下头去道歉,大天狗总会在有月亮的晚上来到荒川。

月色下的荒川很安静,水流声也是细润的,还有夜间凝结的露水落进去的微小声响。

不会走到桥上,大天狗只会坐在岸边树木中,视野最开阔的,面相河水的树枝上。

收拢翅膀,将笛子抵在嘴边,他自顾自撒下一串袅袅的笛音。

笛音一響起,橋上就會出現一個人影。霧氣朦朧,月光只能勾出一個朦朧的剪影。

等到大天狗再次飛到空中時,水汽已經把他的狩衣浸得濕潤,有些沉重。而橋上的影子也不見了,只剩荒川還在靜靜流淌,讓人心安的平靜。

评论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