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长安忆

【兰陵王x李白】

【好久不见,我总算写了点东西】

【其实感觉文题没什么关联,题目是我写这篇的bgm】

【我是一条大————咸鱼】





“长安是很好的地方。”李白点评。马车前的良驹温驯地打了个响鼻,马蹄在路面上踩出节律的闷响。

高长恭已经习惯了他出行前的这声感叹:“你每次都这么说。”

“不是吗?”李白反问,端详着小桌上的酒盏,看着透明的涟漪一晃一晃地擦过杯边:“我以为你喜欢那里。”

“喜欢。”顿了顿,兰陵王还是问了一句:“那为什么,经常拉着我出来?”

“还要早许多年,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,大唐上下几乎被我逛了个遍。带你去的地方,我也曾经到过。”悠然端起酒杯抿一口,李白抬眼,眉目间是带着怀念的感慨:“但那会总觉得缺一个人,应该站在我边上的。”

“还是有遗憾的意思。”他突然又笑起来:“现在不就能拖着你了吗,在你彻底厌我了之前,好说歹说也要拉着你多转几圈。”

“不会厌。”

像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,剑仙轻笑着,撩起帘子,毫不掩饰地转移话题:

“果真是好时候。”

山林飞翠,林涛一起如同即将滴出绿色的潮涌,偶尔一片嫩叶跌入水中,被潺潺溪水捧着,温柔的起伏。

风像是从天地透彻的地方吹来,带着淡淡的芬芳穿过帘子,微微摆动窗前人素白的衣襟。

高长恭看得出来他很高兴,可能觉得车轮碾过土地,都能带起一阵清香。他凑上前,在李白回头看他的时候轻轻吻上去:“去哪?”

“杭州吧,上次去了塞上,我记得那会还下着雪。”闭上眼睛,李白喃喃自语:“本想带你回巴蜀看看,但蜀道哪是人走的东西……找罪受。”

高长恭没来由地想起,他们上次旅途即将到达终点的时候,路过一个小村子。

算不上富裕,但也不是什么贫瘠的地方。薄薄的雪盖在屋顶上,白色错落有致,把小屋衬出几分敦实温暖。

也意外地引来了一群路过的流寇。

看见李白皱起眉头,高长恭就知道他要干什么:

“要人作陪吗?”

“不必,杂鱼而已。”

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。兰陵王安静地站在墙角,看着惊魂未定的村民和剑仙道谢。

熟练地分开人群,李白窜到高长恭身边,半真半假地抱怨:

“早知道这么麻烦,我肯定是要赶紧跑的……”

对这句话的真实性不置可否,也没有多说什么话。等到车子走得看不见小村,高长恭突然开口:

“你刚才为什么放过那群流寇?”

“他们也是日子难过才落草的可怜人,不是什么罪人,不至于要了性命。”李白说的轻描淡写。

“他们没有在村子抢到东西,也可能在饿死在路边。”

“或者他们半途又回去,出于报复,又抢劫了村子,没有饿死,但村民还是损失了财物,甚至更多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太白,你想救谁?”撑着头,兰陵王看向青莲剑仙,还是淡淡的口气,质疑的话,没有质疑的意思。

“……我谁也救不了。”沉默了一会,李白开口,不紧不慢,甚至没有什么波澜。窗外的白雪皑皑,只有他眼睛是青翠的绿意:

“只是在救自己。”

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轻轻瞟了他一眼,自顾自斟上酒:“我们的答案不会一样,还有很多事情要你自己琢磨。”

把酒送到嘴边,但只是一口,就放回托盘上。李白抬起头,脸上表情微妙:

“凉了……”

眼前晃动的手影把他惊醒。

青莲剑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小舟的另一头挪到自己面前,脸上带着顽童般的神色:

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想你。”捉住那只晃个不停的手,凑到嘴边亲了亲,高长恭顺手一拉,就被李白扑了个满怀。

“就在面前,有什么好想的。”

天气早过了暖人的时候,甚至有丝丝的暑气在酝酿,但坐久了,西子湖上依旧有些沁人的凉意。在高长恭一再坚持下,李白额外披了件外衣才上的船。这会素洁的衣角随意拢在船底,皱褶下隐约有燕子在湿雨细乳中衔泥飞过。

“不是怕被人看吗?”嘴上这么说,李白环着高长恭的腰,靠在他胸口。

“不怕。”睨了眼四周过人头的荷花,他又把人抱紧了些。

此行此景,只是误入藕花深处。

远处有细细的笛声。

安静地听了一会,李白伏在高长恭身上,喃喃自语:

“吹的不错……”

“可知曲名?”

“离别的歌,不需要名字。”

他们又静静听了下去。曲子哀怨,悲戚,不舍,像要拉住离去的身影,袅袅地在荷叶下穿行,被银鱼衔到船边。

“长恭,我突然有些想我的院子。”先开口的还是李白:“白花从花树上落下,贩酒的酒家,耗子最爱吃的那家糖葫芦,还有好多……”

“你可以说我多愁善感,但我确实,想长安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理解他一般,高长恭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:

“长安是一个好地方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