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骊歌

【信邦】

【龙之歌DLC】【这一行还有题目都是我瞎扯的】

【龙信,狐白,还有经典刘邦x】

【久违的不走脑日常】

【想不出题目,有填个龙的天堂与地狱之类的,冲动】【别想,那太败坏我的形象了】

【蜩十在费尽心思让他的文看起来比较正经,我觉得我得背锅】【直到我写完这篇,他还没有写出来】

【然而写段子的还是我,此处没有什么阴谋】


龙宫在海底,没有韩信带路,刘邦哪里都去不成。于是没事就去逗那条白龙,再和他打一架,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消遣方式。

说是打架也不对,白龙只靠体型就能把刘邦摁在地上,别说被摁着的,韩信自己也觉得没意思。

于是打的方式就微妙地改了改,路过的鲛人从窗口瞥见在地上滚成一大团的一人一龙,只觉得辣眼睛。人类果然是邪恶的生物,还能带着白龙一起掉回三岁。

确实很幼稚,如同小朋友之间的玩闹,但是无聊的君主和无聊很多年的白龙乐此不疲。

“韩信,我问你两个问题。”跟龙身缠成一团的刘邦仰躺着,神情严肃。

把人裹成一个粽子的韩信脑袋搁在地上打了一个哈欠,露出一排尖牙:“说。”

“你身子,打结没有。”

“……没有!哪有那么容易!”抬起尾巴抽了下刘邦的头,韩信用比牛铃铛还大的眼睛鄙视他的低智商问题。

“那就把老子放开啊我靠!真当我勒不死的!”粽子馅儿奋力挣扎,语言加行动让白色的粽叶兼粽绳滚蛋。

冷漠地放开他,韩信趴回地上:“第二个。”

“饿了没?”

“没。”

“神仙,龙王,你不吃东西,我这个凡夫俗子得吃。”活动活动发麻的手臂,刘邦两腿一伸:“有没有吃的,你不能把我越养越瘦吧。”

“自己去找。”韩信心不在焉,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。

“我一个人怎么去。”刘邦愤愤地抓着龙脑袋来回摇晃:“起来,我要骑龙!”

白龙略略抬了抬眼皮:“叫声好听的。”

“阿信,信哥哥。”本来就是随口一闹,没料到竟然有戏。为了吃的,为了免费脚力,刘邦花了一秒说服自己认怂:“我饿了,想骑龙去找吃的。”

伸伸懒腰,懒洋洋的白龙终于站了起来。刘邦拽着龙角,翻身坐在韩信后颈上,看着白龙猛然一跃,冲出宫殿,留下空气中几丝氤氲的水汽。

在附近搜刮了一番,竟然还找到不少刘邦爱吃的海鲜。回到龙宫,他又趁韩信不注意溜进仓库一阵倒腾,在愤怒的白龙把他叼出来之前,还真让他找到了祭祀给龙的各类镶金镀银的厨具。

磨着韩信燃了簇火,刘邦把接了水的锅子架上,一脸感慨:“还真的连锅都敢用来祭祀,民风淳朴,十分有勇气,我都没用过这么高端的东西。”

首次围观人类做饭的白龙甩甩尾巴:“比起这个,会做饭的君主更加让我感到惊讶。还是说我太小瞧人类了?”

“虽然很想顺着说个是,但老忽悠你不大好。”简单清洗后,刘邦把盆中文蛤倒进锅里:“我是打下来的江山,之前还是没钱没权的小人物,不会做饭怎么活,你肯定不会懂的。”

“还有,我说过的。”他又眨眨眼:“我是个好人。”

好人怎么会被扔进海里喂鱼。翻个白眼,韩信盯着已经开了口的文蛤,等着开饭。

填了肚子的两个又躺在一起。眯着眼,刘邦胡噜一把白龙脊背上的柔软鬃毛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回去……”

“你想走了?”

“应该回去看看……国不可一日无君,再拖下去子房也撑不住。”

“……不是因为讨厌我?”

“原来是怕你真吃了我,至于现在,我还挺喜欢你的。怎么样,要不要跟我回去?”

白龙睁开眼,长长的睫毛跟着抖了抖。面前的人类说着调笑的话语,神色却似认真考虑着这件事。他突然想起把刘邦带回来那天,解下冠冕,浸了水的头发一绺一绺安分地贴在额上,有那么点不同往日的娴静乖巧。

“再说吧。”总会有两全的办法。韩信转开头,不去看刘邦:“等到你的人来找你,我亲自送你上岸。”

人不是那么好等的,刘邦韩信依然在海底悠闲过日子。

韩信还带着刘邦拜访了人间传闻中的青丘,去看那只千年的狐狸。狐狸看着老朋友竟带着一个人从海里冒出来,先是惊讶,末了拍着腿大笑起来。

看着笑得不能自已的狐狸,刘邦悄悄趴在韩信耳边:“你朋友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?”

知道狐狸在笑什么的韩信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,最后一歪头把人甩上岸:“他只是今天没喝酒。”

轻车熟路地落地,刘邦抬头看着白龙:“你不怕我跑吗?”

总算消停的狐狸笑眯眯地举手:“那我会负责把你抓回来。”

再一指韩信:“然后他会收拾你。”

老狐狸,大大的狡猾。刘邦痛心疾首地接过狐狸给的果子啃了一口。

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刘邦,狐狸用胳膊肘戳了戳白龙脑袋:“你认真的?”

“认真的。”

“我听说过他,双面君主,评价褒贬不一。说不准,他现在就在骗你。”

“……那就算我栽了。不要担心,就算栽了,我也比你这只没名字的狐狸过得好。”

“你该学学怎么聊天,真的。而且我有名字,李白,用得少不代表没有,懂不懂。”

白龙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表示他懂。

“还有,”李白总算分了点眼神给泡在水里的老朋友:“你还不上岸吗?”

哼了一声,韩信无意识地用尾巴拍着水面:“不上,我不想化形。”

“那你就继续抱着这种心思蹲在海里吧。”睨了眼回头看向他们的刘邦,李白意思不言而喻:“迟早要完。”

刘邦回头就看见狐狸和白龙蹲在岸边交头接耳,顿时觉得有什么很可怕的阴谋在酝酿,特别是狐狸意味深长地看他那眼神,看的他眼皮跳个不停。

还是韩信好,老狐狸真可怕。

拍拍裤子,刘邦习惯性往白龙大脸上一趴:“你不上岸,狐狸也不带我在青丘转转,妖精都那么无聊吗。”

“我以前无聊了,就看他在海里蹦。”李白英勇地揭韩信老底:“蹦的特别高,还能蹦出花来,什么傻样都有。”

“狐狸你皮痒了是吧!”韩信怒不可遏:“那会谁喝醉了就抱着我尾巴不撒手的?”

“不听,反正不是我。”李白面无表情。

刘邦迅速抓住重点:“什么?韩信你还能在海里蹦哒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能飞能跳的,跟传说不大一样。你到底是化成的龙还是生来就是龙?”

李白磕着瓜子:“我一直以为人类把所有龙都归为鲤鱼跳龙门变的,你怎么不考虑考虑他以前是不是鱼?”

“…………”刘邦好像想到什么,大惊失色:“咸水的鲤鱼?!”

他和李白都被扔了出去。

韩信觉得自己翻白眼的次数成倍增涨:“我该庆幸一下你们没有简略成咸鱼。而且我本来就是龙,根正苗红龙蛋里孵出来的,狐狸你借题发挥个什么劲,太久不打以为自己很厉害了?”

“不用以为,我就是厉害。”

“青丘的脸皮都贴你脸上了吧。”白龙一脸不屑:“看好你家的小狐狸,某人看着准备拐两只走。”

李白回头,正好看见刘邦笑眯眯地问小狐狸你要不要跟哥哥回去,果断拔剑冲过去:“哎你个人贩子想干什么!放开那群傻崽子冲我来!”

“明明是狐狸贩子。”韩信摇摇头:“那边的,回来,该走了。”

气哼哼的李白拖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刘邦,扔到韩信面前:“走走走,快走,不要祸害我们珍贵的后代。”

好凶啊,这狐狸怎么那么护短。郁闷地爬到白龙后颈上,刘邦双手环着它的脖子悄悄蹭了蹭。韩信假装不知道,腿一蹬,反身破浪入海。

一切尽收眼底的李白抱起脚边的绒球,面无表情地捂着脸。

啊,辣眼睛。

评论(18)

热度(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