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落花意(下)

【兰陵王x李白】

【我应该是一个写车靠肝谈恋爱走肾的套路,写完告白一阵肾虚】

【也许会有车,我肝没肾好】

【如果有什么bug,悄悄的,小小声的告诉我,原谅我大半夜写文又没有校对】

【abo设定,这回我没忘】【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差点忘了】






历经此事,他们关系好上了不少。

李白并不介怀高长恭知晓自己为坤者,高长恭也从未对此有任何微词和偏见。

试探之意不再,转而是一种无言的尊重。

偶尔兰陵王会消失几日,李白也不管,照样逍遥长安城内,骚扰治安官,逗他家的小耗子,再买两串糖葫芦哄回去。

只是等高长恭再次推开小院的门,石桌上总有一壶温茶,和一只纹着白兰的茶杯。

一只杯子足矣。李白嗜酒,无事,滴茶不沾。

高长恭也习惯清晨掂量过桌上的酒壶,趁着李白尚在梦中,去酒坊打一壶酒。一进门,便能看见素衣白衫的剑仙舞剑树下,回首笑语盈盈。

他们也有一起聊天的时候。李白携酒卧于花树枝杈间,高长恭端坐石凳上,桌上一盏茶。李白说,高长恭就静静地听,没有任何多余的话。月色盈满时,两个人的影子倒在地上,隐隐叠在一起。

喝了酒的人胆子都要大些,李白也不例外。低头看着高长恭端起杯子啜了口茶,他敲敲身下的树枝:

“长恭。”

树下的那人应声抬头。

就在那瞬,李白身子一翻,直挺挺地从树上倒了下来。杯子落回桌上,发出一声脆响,高长恭闪身掠至树下,抬手稳稳接住了李白。

一时间,李白满耳都是兰陵王轻轻地呼吸声。隔着胸腔,阵阵有力的鼓动跟着传来,带着他的心跳鼓噪不安。

他身上还带着几分乾者冷硬的气息,如刀封在鞘,一派塞外的风雪交加。

但高长恭立刻松开了他,动作比方才还要迅速。

李白有些奇怪他并不是第一次玩这个把戏,那人却从未有过这等反应,抬头看向对方,目光却在半空中被错开。

兰陵王犹豫着,似乎在考虑措辞:

“太白你,是不是信期,快到了?”

这话有些没头没脑,也称得上很隐私。愣怔之间李白下意识接口:

“还差一些日子,怎么?”

话刚出口他就明白了。不知何时,自己身上已经泛起一层酒香,还逐渐有向外扩散之意。高长恭是乾者,还靠得如此近,没道理闻不到。

这就很尴尬了…………李白干咳一声,背过身:“事出突然,我也没料到……那,我先回房了…………”

也不管李白看不看得见,高长恭自顾自点了点头,一脸欲言又止。末了,他还是交代了一句:“好生修养,我出去避几日。”

“多谢……”

再回头,人已经不见踪影。

走进房间,李白找出两粒药丸吞下,感受着体温渐渐攀升,轻叹一口气,难得的面露纠结无奈之色:

“这次铁定与那家伙脱不开干系…………”

“兰陵王…………高长恭…………当真是祸害。”

睡梦中的李白感觉自己被人拍了拍额头。睁开眼,兰陵王正跪在他身边,手还贴在他额前。

天上月亮明晃晃的,一树白花被照得朦胧,映得他那双蓝瞳熠熠生辉。

情人眼里出西施。在心底抽了自己一巴掌,李白听见高长恭说:“不要睡在外面,凉。”

“无妨,习惯了。”扶着树干起身,李白摇摇晃晃走进里屋。身后的高长恭摇摇头,突然发现石桌上摊着一本书,想来是那人闲来无事,随意翻看的。

拿起书翻了翻,一片红叶颤颤地飘出,落在高长恭脚边。

没想到李白喜欢用这些做签子。弯腰拾起红叶,高长恭打量着,习惯性地一翻,他愣住了。

叶子背面是他的名字。

高长恭认识李白的字,飘逸俊秀,如他的剑法般洒脱。

而叶子上的三个字,还是李白的手笔。只是洒脱不再,一笔一划,是小心翼翼的虔诚和诚眷恋。

他甚至能想象李白如何慢慢地写下这些字,一笔一顿地,还有满腔酸涩的柔情。

一片红叶,把青莲剑仙心尖上的一块揭开,露在兰陵王眼前。

里面藏着世间最温柔的秘密。

没有说什么,高长恭把这片叶子放入贴身的口袋,转身离去。

第二天,李白醒来时,高长恭不在。

待他穿戴整齐,洗漱干净,高长恭不在。

待他一剑舞罢,再回首,高长恭依然不在。

如满城繁花一夜败尽,还是不留痕迹。

隐身而来的人,隐身而去。

李白站了许久,久到剑身都落上剔透的白花。

他自己去打了酒,无事一般,去闹治安官和他家耗子。路上一个大胆的姑娘红着脸路过他身旁,将一枝春桃掷到他怀中。拿着花,李白回头看着姑娘捂着脸跑远,笑着摇摇头,走向路边一个卖瓷器的摊子,随手把尤带露水的桃花插进手边的梅瓶中。

“生意兴隆。”不去看摊主兴奋惊讶的目光,李白笑着转身,自顾自地走远。

狄仁杰难得有空,陪他在小院里喝了一天的酒。

“你心中有事。有心事的人,会醉得很快。”一口饮尽杯中酒液,李白伏在桌上,调笑着。

狄仁杰坐姿端正,衣衫整齐,只是眼神已经开始飘忽。他讥讽道:

“我看你今日醉得也格外快,莫非是和狄某人心有灵犀?”

“谁要和你心有灵犀。”李白笑得歪倒在一边:“狄大人的心思,定无趣透了。”

“你心中所想,就是有趣?”

“谁说不是呢。”重新伏回桌上,李白闭着眼说:“白都觉得,自己真是有趣极了。”

李元芳来接自家大人时,看见门外还有一人。

那人立于小院门外,一言不发。听见李元芳靠近,他偏头看向元芳,一双眼睛竟是澄澈的蓝,似乎还在渐暗的天色中发着光。

这是什么人。李元芳有些紧张地上下打量他一番,只是那人带着面罩,让人无法辨认面容。只是一丝杀气也没有,应当是没有什么歹意的。

气氛有些尴尬,那人竟然开口了:“里面那个,是你家大人?”

“啊,是的。”

“他应当是醉了。路上注意些。”

“谢,谢谢…………”

拉着狄仁杰出来的时候,他又悄悄睨了眼那人。像没看见一般,他径直走向趴在桌上的李白。

原来是剑仙的熟人啊。心下了然,密探拉着治安官消失在街的拐角。

走近李白身边身边,高长恭轻轻唤道:“太白。”

那人没有反应。

高长恭又拍了拍他:“该醒了。”

李白这才悠悠转醒,扶着脑袋慢慢抬起头,眼神还是迷茫的。好像坐不稳一般,他晃了晃,歪倒在高长恭怀里。
他身子冰凉,高长恭皱着眉抱住他。

碰着人,李白才记起抬头看看来者为何。目光上移,他呆楞楞地看着带着面罩的兰陵王,慢慢地笑了。

“长恭…………”李白抬起手隔着面罩抚摸着高长恭的脸。接着,他轻巧勾开面罩的活扣,慢慢地移下,露出那张冷峻精致的脸。端详着露出容颜的兰陵王,他的目光温柔而满足:“你回来了…………”

只是抱着李白,高长恭就能感觉到这具身躯的血液又活动起来,带起丝丝暖意。他应了一声:“嗯,回来了。”

没有回应。他正要怀疑李白是不是睡着了,唇上传来转瞬即逝的触感。温软,带着酒香,力度甚至不及花瓣擦过,小心翼翼到让他近乎以为是错觉。

惊愕地低头,李白乖乖伏在他怀中,脸色染上几分红润。

“掌剑弑人,非我所愿。”
“国破家亡,非我所愿。”

“仇深入骨,非我所愿。”

“逍遥不再,孑然此生,亦非我所愿。”

“我愿所指,我心所属,长恭,你可知?”

兰陵王低下头,在青莲剑仙额前落下一个温柔坚定的吻:

“我知。”

评论(24)

热度(1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