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,出口成段子的琛哥。

隔壁蜩十的专属爸爸

随缘更新脑洞,长期挂机

全职相关已经清了,重新做人。现在堆放王者荣耀的段子,偶尔可能发些其他乱七八糟的。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。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。

落花意(上)

【兰陵王x李白】

【我一开始其实是想开车的,所以不是很长】

【可能会有小木驴,主要取决于我能不能吃到火锅】

【这只是我臆想中的江湖,算是架空?】

【题目难得正常】

【忘记提醒这是abo,我说少了什么……】



李白闭着眼躺在树下,他的剑横在他身侧。

恰逢花期到了长安,春风得意,无需马蹄声,回首便探尽一城的芬芳繁华。头上这棵巨大的花树也是开满细碎白花,稍稍抖一抖,就下了一场迟来的细雪。

李白躺了许久,身上已经落了不少花瓣,衬得他略显苍白的脸也有了几分红润。一片小小的花瓣打着旋儿落下,不偏不倚地飞向他的嘴唇。李白像是丝毫不查,花瓣离他还有咫尺之遥时,他才轻轻一吹,雪白的那一片又打着旋儿飘远了。

提起酒壶,他抬手,清亮的酒液拉出一个漂亮的弧,一滴不落地落入他口中。

李白和高长恭说过,就算把他绑着,倒吊起来,送到嘴边的酒他都不会浪费一滴。

兰陵王对此不做评论。

没谁真的能把青莲剑仙绑起来,还倒吊着。

今日兰陵王并不在李白身边,也没有隐身藏匿某处,悄悄窥伺他。

正好他需要想些事情,麻烦得不行的事情。

关于高长恭,关于兰陵王。

至今,高长恭已经跟踪李白近两年了。

说是跟踪也不对,兰陵王隐匿本领再强,也不可能长时间藏在剑仙眼皮子底下。只是半月,李白就确定了跟踪之人是高长恭。

长此以往不是办法,又实在摸不清兰陵王的意图,李白便随性拣了个普通的清晨,打了一壶酒,便大大方方地进了治安官特意安排与他的那间小院。

虽常年浪迹天涯,狄仁杰此行之意只是把祸害放在身边时刻紧盯,但好歹这是李白在长安的一个家,也是唯一能避开纷扰的去处。

他确信高长恭一定跟了进来。

翘着腿往石凳上一坐,李白笑着灌了一口酒:

“跟了那么多天,兰陵王当真如传闻般有耐心。有事相求,不如尽早现身,畏畏缩缩的,叫我喝酒都不痛快。”

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瞬,随后,一个人影出现在不远处。

不多不少,和李白有十步之遥。

不得了,不得了。李白举起酒壶,笑得形骸放浪:“喝不喝?”

兰陵王站在原地,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:“刺客不喝酒。”

“怕手抖。”自顾自帮他补上剩下的句子,李白颇为遗憾地感慨:“当真是太没意思了。不喝酒,还敢拜访李太白。”

对于这句话,兰陵王没有作出回应。他只是微微低下头,流露出一些请求的姿态:“青莲剑仙,应知我所求为何。”

“复仇。”把酒壶放在石桌上,李白抽出他的剑:“国恨,家仇,民愤,兼有之。白也十分了解其中心情。”

他屈指轻弹,剑峰铮然作响:“但是,容白拒绝。”

兰陵王似乎并不意外,也并不惋惜:

“何故。”

李白摇头:

“未悟吾之求不得,莫作拈花而笑说。兰陵王,请回吧。”

按理,高长恭没有了留下的理由。李白说不行,那就是不行。

可是他依然跟着李白,鬼魅一般,堪称阴魂不散。人多的地方,他便隐去身形。到了无人之时,他就落落大方地跟着剑仙,也不作乱,依然是十步的距离,不远不近地盯着。

李白也是啧啧称奇:“你这是想感化我?没用的。”

高长恭神色如常:“只想看看,究竟何物,剑仙亦求之不得。”

“行行行,你若是能参透,指不定就不想作那劳什子破事了。”解下腰间的酒壶,李白远远抛给高长恭:“既然如此,正好辛苦你一趟,替我再去打一壶酒回来。”

本以为他会拒绝,谁想高长恭瞥了眼李白,眼神里七分了然三分笑,竟真的拿着酒壶走出门外。

楞楞地看着兰陵王消失的背影,李白摸摸鼻子,安心地躺在树下。

他们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直到一场大雨的降临。

穿过厚厚的雨幕来到小院前,兰陵王看看地上的水流卷着落叶四处游荡,有些警觉地皱起眉头。

此时天黑如夜,但屋里没有烛光燃起。

慢慢穿过院子,他绷紧身子推开门,防备着突然的袭击。

然而事情再一次出乎他的意料。

素日飘逸脱俗,谪仙一般的青莲剑仙瘫坐在地,倚着床榻,面色苍白得吓人,满头汗水。高长恭推门时,他正拉着床头,似努力站起来。

换谁来看都能知晓这是无用功。

他甚至疼得没有活动一下的本事。

看看门外的高长恭,李白有些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:

“来了?”

迅速上前检查了一番,地上的人也没有反抗之力,任他摆弄。收回手,高长恭皱着眉,有些讶异地盯着李白:“内伤遗留?”

“外伤也有,阴雨天就会发作,已经习惯了。”李白轻声说:“陈年旧事,不提也罢…………”

沉默几秒,高长恭站起身:“药在哪?”

“柜子,左数第二格,劳驾。”

吃了药,再歇了一会,李白脸上明显有了点气色,也能稍微活动四肢,只是依然站不起来。

高长恭只好抱起他,把他放回榻上。

舒了口气,李白刚欲道谢,突然发觉高长恭面色不对,便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太白,”高长恭眼神复杂地看着李白:“你是不是,坤者?”

抱起李白的时候,他闻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酒香,芬芳撩人。

是坤者的味道。

没人相信闻名天下的青莲剑仙,胆敢挑战女皇的第一剑客,会是个承位,是个坤者。

气氛有些尴尬,尴尬到让高长恭不知所措。

末了,他听见李白的声音。

“是,没错。”

蕴藏的意味有些晦涩不清。

刚想道歉,李白又自己转移了话题:“我现在好些了,今日多亏你。”

高长恭移开目光:“你的伤,应该戒酒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李白闭上眼睛:“扁鹊也说过。可惜我不能,也不想。”

“那就不戒。”

睁开眼看了看兰陵王,青莲剑仙再次把眼阖上:“你是第一个不拦着我喝酒的。”

“也许和你当朋友,是很有意思的事情

评论(5)

热度(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