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山以青

会说相声的晓山青

神速爬坑,随缘产粮,一切都看心情,忙着备考,忙着吸网中人和方思明

沉迷布袋戏,我也想和道友们玩

楚留香的号,金戈铁马暗香晓山青,载酒同游云梦蚁裳

什么cp向都能吃,但是写出来的那些不会拆逆

心大小透明,不高冷不话废,耐骂耐揍心态好,被夸就能暗搓搓嗨一天,欢迎找我玩

暗香男人们的围炉夜话

什么有关暗香的cp都可以有
顺便k布袋戏的道友和玩楚留香的朋友,我可能会很忙没空小窗,但是我们可以空间见嘛(x

——————

人称暗香兰花圃的男弟子寝室,一群大男人掩好门窗,点上小火炉,抓了瓜子,围成一圈扯皮。

主要还是那个莫名其妙的“看到脸就要以身相许”被发现了。

一定是天机阁的阴谋。

大师兄磕着瓜子:“今天都有哪些人来了?”

二师兄面无表情,也拒绝了四师弟分给他的零食:“谁知道,各大门派都来了人。”

“来呗,真正能被看到脸的也没几个,易居不就是拿来糊弄他们的吗。”大师兄乐呵呵:“说起来三师弟好像是被个云梦的姑娘看到了真容,怎么样,来找你没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?!”

四师弟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咱们……咳,她说过阵子就带我回去见爹娘。”

众人把他踹去了一边。

大师兄心情复杂地继续磕瓜子,越吃越觉得是狗粮味的:“之前搭救过我的那个华山弟子倒是来了。”

对此略有耳闻的三师兄接茬:“你那趟带了易容吧,他没看出来?”

“没有,来了之后对着我半天说不出话,酝酿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他不懂暗香的规矩很对不住,但是他喜欢女人,我要找人负责的话他师妹就很喜欢我。”

一群人乐了:“实心眼棒槌。”

“他问你的时候真的不顺溜?”二师兄确认了一遍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悠着点,他立场没自己想的那么坚定。”二师兄提醒他:“秃驴对着我也是结巴的。”

众人大惊:“那个和尚也找你来了?!!”

四师弟犹疑地问:“不该啊,他不是把你当成女弟子了吗,怎么会看你脸?”

“你想想师姐师妹们都穿什么样,秃驴敢低头?”二师兄凉凉地刺回去。

“……”

完全没法反驳,阿弥陀佛。

“好像没事的只有三师弟和五师弟了。”大师兄砸吧嘴。

三师兄不自然地摸摸脸:“……其实之前让一个武当的道士撞见过。”

一看众人陡然怪异起来的目光,他立刻申辩:“也是易容!”

“哦,道士也是出家人,不能随意成婚吧,他怎么说?”二师兄颇为感兴趣地搓着下巴。

“他说萧掌门是不反对的,但我若是不愿意,他也不强求……”说到最后三师兄梗了一下:“不管怎么样他都养我一辈子。”

“靠。”

其他人心情复杂,一是为兄弟难以言明的前途,二是武当承诺的包养,太有诱惑力了。

四师弟拍了拍他的肩:“要不你……顺水推舟?也,也不吃亏嘛哈哈哈……”

木着脸,三师兄没有回答,八成是内心还在波涛汹涌。

“那什么……”一直没有出声的五师弟弱弱地举起手。

他入门最晚,年纪小,师姐们疼他,几个师兄也对他很照顾,立刻有人注意到他的蚊子叫:“怎么了?”

五师弟咩咩地问:“师姐妹们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大师兄没有领悟精神。

“就是,那个……”五师弟继续扭扭捏捏:“他们都看过我们的脸……”

四个师兄面面相觑,不知道谁先没忍住,众人笑成一团,剩一个不知所措的五师弟。

脸上还带着笑意的二师兄摸摸他的脑袋:“师姐师妹们看的可多了去了,还记得咱们每天沐浴的时候吗?”

“记得,就是在小溪的大石头左边……”

“对,左边。”二师兄没绷住,又笑了起来:“你是不是没注意过,右边就是师姐师妹们啊?”

懵懂的五师弟瞪着懵懂的眼睛蒙圈。

“也就是说,”勉强摁住自己的四师兄接过喘不上气的二师兄的话头:“站的稍微远点,他们就能看到我们,我们就能看到他们——早习惯了!”

“所以师姐师妹们都不算啦!”前仰后合的大师兄最后总结。

可怜的五师弟知道暗香男女弟子之间没有那么分明,却没想到私底下已经开放到这个地步,小脑瓜子只是粗粗过了一遍那个场景,就已经糊了。

才被拍过的三师兄一模一样地拍拍五师弟:“太纯洁了你。”

嗷了一声,五师弟迅速滚回自己被窝蒙上脸,只露出通红的耳朵。

什么啊,这个门派都是怎么回事啊。他不无绝望地想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49)